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曼珠沙华与轮回(全职高手同人文/ABO设定)

  鬼阡羽的梦境。
 

  看起来只有8、9岁的鬼阡羽在万年樱的树枝上看着前方美丽的樱花林,一片片八重樱落在地上,好似粉红的地毯。
   小鬼阡羽随手摘下一片八重樱,无聊的玩了一会,嘟囔着:“唔……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雪白的头发随着凉风轻轻飘动,小鬼阡羽看着前方,轻轻的笑了一声:“嘿,有人来了。”
  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黑色头发的男子,手持折扇,腰间挂着两把剑,走到万年樱下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没有人,叹了口气,便打算走了。
  这时,小鬼阡羽从万年樱的枝干上跳了下来,逼近那位白衣男子,红眸里闪着满满的开心,开心的道:“嘿,你迷路了?”
  男子一惊,随后很快就恢复平静,淡淡说:“嗯……能带我出去吗?”
  小鬼阡亡笑了笑,说:“带你出去可以,不过……陪我玩玩,你叫什么?我叫鬼阡羽,字阡亡。”
  “周泽楷。”
  “周泽楷?你的名字真好听,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人了,你快陪我玩玩吧。”小鬼阡羽拉着周泽楷的衣袖说。
  “好……我叫你阡?”周泽楷问。
  “随便你,快跟我玩!”小鬼阡羽拉着他的衣袖,就是往一个方向走。
  “慢点。”
 

  小鬼阡羽把周泽楷拉到了一个庭院,围绕着庭院的是一条小溪,小溪旁边还有这一个水车在运作,庭院里有着一座木屋子,木屋子不算大,也不算小,门前还挂着两个血红色的灯笼。
  “这是哪?”周泽楷问道。
  “我和我哥哥住的地方,跟我来吧,你陪我玩十天,我就带你出去。”小鬼阡羽笑嘻嘻的说。
  “为何?”周泽楷问。
  “不为何,你要自己走的话,只能在这樱花谷里绕圈,还有我才能带你出去,不考虑下吗?”鬼阡羽笑着说。
  “嗯……好……”周泽楷答应道。
  “这就对了嘛,要吃什么?我去给你说。”小鬼阡羽说。
  “随便……”周泽楷回答道。
 

  不一会,小鬼阡羽就端来了一个黑色的木碗,木碗里装着粉红色的液体,上面浮着一层红糖,红糖的下面沉着许多樱花瓣。
  “这是樱花羹,你尝尝。”小鬼阡羽笑着递了一个勺子给周泽楷。
  周泽楷喝了一小口,樱花羹味道甘甜,冰冰的红糖在口里化开,还有几片樱花瓣独特的香味,红糖很甜,但是不腻。
  “好吃吗?”小鬼阡羽笑着问,歪着脑袋撑着腮,看着他。
  “好吃,很甜。”周泽楷评价道,嘴角若有若无的有了几丝笑意。
  “嘿嘿,我就知道,我的手艺没有哥哥的好,我可是练了好久才做出这种味道。”小鬼阡羽笑眯眯的说。
  小鬼阡羽看到了他腰间的两把剑,问:“小周,你是修仙之人?”
  “……你比我小吧……”周泽楷看着小鬼阡羽好似8、9岁的样子说。
  “我一千九百九十岁,你呢?”小鬼阡羽笑着说。
  “……骗人。”周泽楷说。
  “我没有骗你,我真是一千九百九十九岁,只是我最起码要过了两千零九岁才能变成成人的样子好吗?!不要嘲笑我小,你的武功绝对比不过我。”小鬼阡羽炸毛的说,满脸不开心。
  周泽楷摸了摸小鬼阡羽雪白的头发,不禁笑了笑。
  “诶?小周你笑起来好好看欸。”小鬼阡羽看向他的脸。
  “……你笑起来也很好看o(*////▽////*)。”周泽楷别过头,脸红道。
 

  十天很快就到了,小鬼阡羽也遵守约定,带周泽楷走出樱花谷,快到樱花谷入口的时候,有一个黑发男子着急的的走来走去。
  “江……?”周泽楷有些惊讶道。
  那个名叫江的男子立刻走到周泽楷面前,着急的道:“家主?!你没事吧?!这十天里家族上下都快急死了,家主快点跟我回去吧!”
  “你是啊?!”小鬼阡羽不开心的嘟囔道。
  “诶?!这位小姑娘,你也迷路在这个樱花谷里了吗?你的家人呢?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江波涛”江波涛蹲下来看着小鬼阡羽。
  “不准叫我小!姑!娘!我都一千九百九十九岁了!还有,我是男的!”小鬼阡羽咬牙切齿的说。
  江波涛吃惊的僵着。
  “阡,他是我的朋友。”周泽楷说。
  “好吧……”小鬼阡羽嘟囔道。
  “家主,你怎么认识他的?”江波涛尴尬的问。
  “他说,我陪他玩十天,他就带我出去。”周泽楷说。
  “难怪,这片樱花谷我也是找人勘察了下地形,发现走进去的人几乎都没有人出来过。”江波涛说。
  “呵呵,你们当我哥哥研究出来的阵法有这么容易就可以破解的吗?那些人八成在樱花谷里绕圈。”小鬼阡羽说。
  江波涛:“……”
  “江,走吧……”周泽楷说。
  “好,这些天家族里上上下下都快着急死了。”江波涛说。
  “等等,小周这个送给你。”小鬼阡羽拿出一块雪白色的玉佩,玉佩上刻着一个“阡”字。
  “谢谢。”周泽楷收下玉佩。
  “十年后我会去找你,我的样子可能和现在不一样,以后我们就那这个相认。”小鬼阡羽晃了晃手中的另一块玉佩,玉佩上可这一个“周”字。
  “嗯。”周泽楷点点头。
  小鬼阡羽看着周泽楷与江波涛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唉,明明今天是我两千岁的生辰,我怎么就给忘了。”
 

  十年后。
  小鬼阡羽变成了成人的样子,原先看似天真无邪的红眸里增添了许多诡异,鬼阡羽坐在庭院的桌子上发呆。
  “阡羽,今天是你两千零九岁的生辰想怎么过?”轩辕璃魇摸着自家弟弟雪白的头发笑道。
  “唔……哥哥,今天分明也是你两千零九岁的生辰好吗,为什么就比你晚几分钟,你长的就这么快,我就这么慢呢?”鬼阡羽不满的嘟囔着。
  “我也不知道,说吧想怎么过?”轩辕璃魇笑着说。
  “哥哥,我想去见一个人。”鬼阡羽说。
  “谁啊?”轩辕璃魇问道。
  “他叫周泽楷,我答应他今天去找他的,我喜欢他。”鬼阡羽认真的说。
  “嗯……”轩辕璃魇看了一眼自家弟弟紧张的神色,“噗,担心什么啊,我答应了,能被我家小阡羽看中的会是谁呢?说不定,我就可以有一个弟媳了呢。”
  “哥!”鬼阡羽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快去吧,别让他久等了。”轩辕璃魇笑着说。
  “好!”鬼阡羽迅速的收拾好行李,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玉佩,笑了一笑,发了会呆,把自己的两把佩刀,挂在腰间,一想到可以见到自己心仪的人就十分开心。
 

  樱花谷出口。
  “哥哥,再见,我会把他追到的。”鬼阡羽自信的说。
  “加油,小阡羽,我相信你。”轩辕璃魇微笑着说。
  “嗯!”鬼阡羽回应道,转过身离开了樱花谷。
 

  守卫看着面前的鬼阡羽,说:“姑娘,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进的地方。”
  “能不能帮我叫一下你们的家主,我认识他。”鬼阡羽说,他也懒得计较守卫把他当女人了。
  “这……十分抱歉,家主平常事情很多,可能不能……”
  守卫话还没有说完,鬼阡羽就拿出玉佩,说:“他认识这块玉佩的,你带给他,他知道的,办妥了。”
  守卫俩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名守卫拿着玉佩往里走,另一名说:“小姑娘请你等等。”
  另一名守卫果真很快的找到了周泽楷,毕恭毕敬的说:“家主,门外有一名姑娘说认识你,这是她给的玉佩。”
  周泽楷拿过玉佩,看到玉佩独一无二的字与手感,看了看自己腰间那快玉佩,想到了十年前的小鬼阡羽笑着说的那句话,“十年后我会去找你,我的样子可能和现在不一样,以后我们就那这个相认。”
  “阡……!”周泽楷迅速起身,说:“带我去找他。

  “诺。”
  周泽楷快步推开大门,看到门口的鬼阡羽。
  “阡……”周泽楷的声音有些颤抖。
  鬼阡羽微微一笑,说:“小周,我可没有食言,我说过会再今天来找你的。”
  周泽楷记忆中那个好似只有8、9岁的少年褪去了稚嫩,依旧是那独特的雪白长发,那诡异的血红色眼睛,笑容还是记忆中那么美。
  周泽楷快步走到鬼阡羽的面前,说:“跟我来吧。”
  “嗯。”鬼阡羽回应道。
  路过的江波涛和孙翔看到了周泽楷拉着鬼阡羽,还看到了周泽楷嘴边若有若无的笑意,江波涛震惊的说:“你……你你是那个鬼阡羽?!”
  鬼阡羽轻轻的笑了一声,说:“不然呢?我可不会食言。”
  “我去!你是谁啊?!”孙翔一脸懵逼加震惊的说,他可没见过周泽楷这么开心。
  “呵呵,你爷爷。”鬼阡羽冷淡的说,一脸智障的看着孙翔。
  “我操你大爷的!你他妈有病吧?!你一个小姑娘这么嚣张?!”孙翔生气的说。
  “呵呵,真是你爷爷,不信你回家问你爹,我两千零九岁了。”鬼阡羽冷笑道。
  “孙翔他还真是两千零九岁,还有他是男的。”江波涛拍了拍孙翔的肩。
  “握草?!不会吧?!”孙翔震惊道。
  “真的。”周泽楷说。
  “呵呵,所以你可以跪下叫爷爷了吗?”鬼阡羽笑道。
  “你他妈别想!”孙翔起急坏的走开了。
  “不打扰了,先走了。”江波涛说完也走了。
  “阡……”周泽楷无奈的说。
  “小周今晚有空吗?”鬼阡羽问。
  “有。”周泽楷说。
  “今天是我的生辰,我带你出去玩玩好吗?”鬼阡羽笑着说。
  “阡……生辰……?!那十年前……”周泽楷震惊道。
  “嗯,生辰,十年前分开的那一天也就是我的生辰。”鬼阡羽笑眯眯的说。
  “为什么……”周泽楷问。
  “抱歉,当时我忘了嘛。”鬼阡羽说。
  周泽楷注意到鬼阡羽腰间的佩刀,问:“这是……?”
  “我的刀,白色这把叫做弑魂,黑色这把叫做弑血。”鬼阡羽说。
  “杀气……重……”周泽楷说。
  “的确。”鬼阡羽说,“不过我没有杀过人,只是这两把刀的名字血腥了点。”
  “嗯。”周泽楷说。
  晚上。
  “小周,跟我来。”鬼阡羽拉着周泽楷的手,快速的走着。
  今天的大街格外的热闹,各个商店的人都出来,大街上琳琅满目,充满了满满的喜庆,鬼阡羽要了两个冰糖葫芦,递了一个给周泽楷,说:“喏,小周,给你。”
  “谢谢……阡……”周泽楷接过冰糖葫芦。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和哥哥来这里玩的,毕竟这段时间夏日祭,特别热闹,一年几乎就只有在节日里才能出来玩玩。”鬼阡羽咬了一口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
  “是吗……”周泽楷说。
  “是啊,不过每次出来都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我都会买一些,的确挺开心,比我刚出生的那段时间好多了。”鬼阡羽笑着说
  “阡……发生了什么……”周泽楷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被当成怪物,被欺负了一段时间罢了。”鬼阡羽说。
  “……对不起……阡……”周泽楷说。
  “没事,小周。”鬼阡羽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说:“去玩吧,一年可就这么一次生辰。”
  “嗯。”周泽楷点点头,“阡,等等我。”
  “好。”鬼阡羽点点头。
  不一会,周泽楷拿了一个白色的恶鬼面具,看上去很精致,却十分诡异,周泽楷说:“礼物。”
  “谢谢,”鬼阡羽接过面具说,“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把我当女的了。”
  他将面具挂在腰间。
  “嗯。”周泽楷说。
  “好了,带你去个地方。”鬼阡羽神秘兮兮的说。
  “好。”

  一片树林里。
  鬼阡羽把周泽楷拉到了一片静寂的树林,鬼阡羽看了看地下,土地上看着一朵鲜红如血的曼珠沙华,一朵洁白如雪的曼陀罗华,扒开跟鬼阡羽一样高的绿色杂草,说:“到了。”
  杂草后面,是另一番景象,有着一个不到一亩的小池塘里映着天上洁白的月亮,池水好似一大块雪白的碧玉,还隐隐约约的散发着蓝光,萤火虫闪闪发光,在池塘边徘徊,照亮了树丛周围。
  “小周,美吗?”鬼阡羽笑嘻嘻的问。
  “好美……”周泽楷说道。
  “这可是我发现的,这里水质极好,是孕育一种宝玉的好地方,我送给你的玉就是从这里得到的。”鬼阡羽说。
  “嗯。”周泽楷说。
  “小周,你过来一下。”鬼阡羽坐在池塘旁边的一块石头说。
  “好……”周泽楷走过去坐在石头的一边,凑过去。
  鬼阡羽捧着周泽楷的脸,吻上他的唇。
  周泽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呆呆的给鬼阡羽吻着。
  许久,鬼阡羽才放开周泽楷,他深吸一口气,认真看着周泽楷,严肃的说:“小周,我喜欢你,不,我是爱你,从第一次见你的那一次我就喜欢上你了,这十年里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所以,小周,能不能答应我?我想跟你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
  “爱我……”周泽楷说。
  “是。”鬼阡羽说。
  “十年里无时无刻都在想我……”
  “是。”鬼阡羽说。
  “想跟我在一起……”周泽楷说。
  “是。”鬼阡羽说。
  “……阡……我答应你……”周泽楷眼眶有些红。
  “小周,放心,有我在,我做出承诺,你转世我会去找你。”鬼阡羽紧紧的抱住周泽楷说。,
  “阡……”周泽楷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
  “小周……”
 

  梦境在一点点的崩塌,鬼阡羽惊醒,不再是银白的眼眸,而是那诡异的红眸,眼泪抑制不住的一点点的往外流,打湿了被子。
  鬼阡羽无声的哭泣着,他也有过天真任性的时候,但是,那天真任性没有多久就被现实残酷的抹杀掉了,遇到了周泽楷好像花光了他毕生的运气,然而那个承诺始终都没有实现,因为不久后,他就被神封印了,虽然轩辕璃魇来救自己,但是,还是导致灵魂受到了重伤,成睡了一千万年,周泽楷也是每一世都没有娶妻生子,直到最近,他苏醒,当初的天真无邪早已在千年的时光中抹杀掉了,换了的只是冷酷和无情,连周泽楷的面容早已模糊不清了,当再见周泽楷时甚至都没有认出来。
  “小周……对不起……我食言了……对不起……”鬼阡羽呜咽着。
 

曼珠沙华与轮回(全职高手同人文/ABO设定)

周泽楷发现,鬼阡羽的作息习惯似乎除了睡觉还是睡觉,除了在下午6:00——9:00那段时间醒过,剩下时间完全是在床上度过。
  周泽楷正在书房里整理上回与兴欣打友谊赛的质料。
  “小周……”
  周泽楷回头,看见鬼阡羽倚着门口,揉了揉眼睛,雪白的头发散落,肤色依旧是皙白到病态,银色的眼睛满满的都是困意,有种说不出的美。
  “阡,醒了?”周泽楷问。
  “嗯。”鬼阡羽应了一声。
  “铃铃铃”。
  周泽楷看了看来电,是俱乐部的电话。
  周泽楷接完电话后,对鬼阡羽说:“有事。”
  鬼阡羽点点头。
  周泽楷出门后,鬼阡羽便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将自己雪白的长发用白色的发带扎起来。
  天台。
  鬼阡羽站在围栏上,仰望着繁星,银白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悲哀。
  ——还有两年……哎……慢慢等吧……
  “嗖”。
  一只箭划过了鬼阡羽的脸,留下了一道伤口,伤口留着鲜血,鬼阡羽微微回头,看到了一个少年站在那拿着弓瞄准着他的心脏位置。
  “你是谁?”鬼阡羽质问道,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威胁,银白色的眼睛隐去,换成诡异的红眸。
  “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我是来为我父母报仇的!我要杀了你!”少年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恨意,好像要把面前的人千刀万剐一般。
  “你父母?呵,我不记得了,你说的是谁?”鬼阡羽的伤口慢慢的愈合,连原先的鲜血也不见了。
  “你果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少年吼道。
  “呵呵。”鬼阡羽笑了两声,从栏杆上跳了下来。
  少年正想用自己腰间的刀,快速的拔出来,向他刺去,不料,鬼阡羽用一只手握住刀身,向少年逼近,看了看少年的模样,说:“你是那个人的孩子啊,你不知道你的父母与除妖师勾结打算毁了妖界你知道吗?”
  锋利的刀将鬼阡羽划出了一道伤口,鲜血浸满了刀身,一些鲜血浸透了鬼阡羽的白衣,他却毫不在乎。
  “什么?!这…这……不可能……不可能……父亲母亲怎么会……”少年一脸不可置信,“你说谎对不对?不会这样的……不会……”
  “呵,羽田樇信不信由,看在你是他们最后一条血脉上,我放过你。”鬼阡羽放开刀,往楼梯走去。
  羽田樇吼道:“你给我站住鬼阡亡!鬼阡羽!”
  鬼阡羽停了一下,回头道: “呵,还知道我的名字,有意思,小毛孩,想打赢我,你太嫩了。”
  “你信不信我杀了那个叫周泽楷的人类!你喜欢他吧?!”羽田樇道。
  鬼阡羽愣了愣,随后淡定的说:“你没有这个机会的。”
  “你!”
  “呵。”说完,鬼阡羽头也不回的走下楼。
———————————————————————————
  那个羽田樇以后会是小周的情敌,没办法,人生不能那么顺利。

明月

老子神TMD触发了敏感词!重发吧,链接在评论里。

明月

  “今天,我们来开一个小班会,周五的时候将是我们学校的校园祭,校园也是对外开放的,大家可以报名各种各样的节目,每人可报很多很多项节目,但是,每个人必须要报一项,可以跟人组合,也可以个人表演,选好了节目就去陶喻曦老师报名。”白羽在讲台上吧校园祭的事情说了个清楚,“那么同学们请好好准备,下课。”
  “老哥,不如我们来唱《Sakitama~幸魂~》好了。”明月生说,“我来吹笛子,你来唱歌。”
  “这可以。”明月清流说。
  “那就这么定了。”
  “清流,你们打算表演什么节目?”班落问。
  “唱歌。”明月清流说。
  “什么歌?”班落问。
  “《Sakitama~幸魂~》,是一首日本的曲子。”明月清流说。
  “那一定很好听。”班落说。
  兴欣网吧。
  “叶修,这周五我们学校校园祭,你来不来?”明月清流看着叶修问
  “校园祭?好啊。”叶修一口答应。
  明月清流露出淡淡的微笑。
  叶修看的有些呆。
  校园祭,后台。
  明月清流从包里拿出两件雪白色的和服。
  “哥想我们就穿着个上台?”明月生说着,就玩起手中雪白的雪玉笛。
  “嗯,穿这个,快点吧,快到我们了。”明月清流说,就换上雪白的和服,和服的两个袖口还绣着栩栩如生的曼珠沙华。
  明月生也换上和服,两人看起来十分的相像,但还是有不同的。
  “明月清流、明月生,快点去后场了,这个节目过了,就是你们的了。”一位女生过来催促他们。
  “没问题。”明月清流说。
  后场台。
  主持人走上台,微笑着说:“下面有请明月清流和明月生为我们带来《Sakitama~幸魂~》,请大家掌声欢迎。”
  明月清流和明月生在热烈的掌声下待定的走上台。
  台下的叶修不禁看呆了明月清流穿着和服的样子,十分的美。
  悠扬的音乐响起,明月生吹出悠长又有些诡异的音乐。
  “彷徨い(何を)
  望みて(求め)
  行きかう(出会い ゆきたる)
  雲井の(彼方)
  風の(希望)
  如く(遥か 澄み渡りゆく)
  深山に 忍び寄る
  しじまを 揺るがして
  おぼろげに 掛りし
  霞む橋へ 誘う
  玉の露 煌めく
  清らなる小鳥が
  守りゆき 瞬く
  生命という燈
  渇いた(静に)
  鼓動よ(萌えて)
  湧き出よ(伝え 流るる)
  聖なる(清き)
  地が 息(震え)
  衝く(溢れ 染み渡りゆく)
  囀り(ささら)
  聞こゆる(響く)
  幸魂(映し出したる)
  輝き(光)
  解き(通う)
  放てと(夢と 繋がりゆく)
  (我徘徊着...
  抬头仰望浩瀚的苍穹
  一切竟犹如过往云烟...
  偷偷靠近神秘的深山,我的心开始蠢蠢蠕动
  晚霞隐隐约约挂在天边,仿佛美美的桥,请            与我
  一同跨过
  晶莹的露珠在阳光的抚慰下,闪闪发光
  美丽纯洁的小鸟们,用它们的爱,守护着
  那闪耀的生命之光
  盼望已久的小鼓哟
  快快激昂起来吧
  圣洁的大地会为你感到欣慰
  你听见了吗,那飘动着的幸运之魂
  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歌声很好听,好听又带着悲伤,让人能感觉到凄凉、悲伤,让人不禁想要流泪。
  台下的不少人,听着这凄凉的歌声不禁留下了眼泪,想起了一生中最难过的时候。
  叶修握紧了手中明月清流送给他的御守。

明月

  “清流,你说生他怎么了?一天看着手机傻笑?”苏沐秋担心的看着明月生。
  明月清流淡定的看着乐谱,说:“恋爱了。”
  “该不会是网恋?”苏沐秋说,“清流,你怎么都不担心?”
  “担心什么啊,我找就知道对象是谁了。”明月清流说。
  “谁啊?”苏沐秋问。
  “黄少天。”明月清流说。
  “卧槽!那你……”苏沐秋话还没有说完,前台的小姑娘来找明月清流,说:“清流,有人找你。”
  明月清流放下手中的乐谱,看了看小姑娘身后的男子,棕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穿着运动服,手中拿着一个雪白色的木质盒子。
  “长谷部?”明月清流看着面前的男子,含着新月的眼睛有些惊讶。
  “清流大人、主上はあなたに。(清流大人,主上让我把这个给你。)“长谷部把盒子放在桌子上。
  “长谷部、何回言った、俺に清流ばいいのです。(长谷部,说了多少次,叫我清流就行了。)“明月清流有些无奈的说,每次长谷部跟他说话都是用敬语。
  “清流……?”长谷部犹豫的开口。
  “これは似ている。(这还差不多。)”明月清流说着,就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有着一封信和一把雪白的笛子,还泛着淡淡的蓝光,若隐若现的白光流动着,还刻着四个字,南宫雪羽,“これは……雪の羽?!(这是……雪羽?!)”
  长谷部看到里面的笛子也是一惊,“雪の羽先辈?!(雪羽前辈?!)”
  明月清流打开信封,上面写着:
  清流:
  私あなたを知り、『祭の秋』を研究してきたので、私は雪の羽を貸して君——うまく、ファイト!
  瑠璃から魇
  ( 清流:
  我知道你一直在研究《祭秋》,所以,我把雪羽借给你,祝你顺利,加油!
  轩辕璃魇)
  明月清流将信递给长谷部,说:“この状況だ。(就是这个情况。)”
  长谷部看完信后,问:“清流に、この『祭の秋』に果たして难?(清流,这首《祭秋》究竟有多难?)”
  “难しい。(很难。)”明月清流说。
  “そう……(是吗……)”长谷部知道,就连自己主上的儿子都说很难了,就说明非常不容易。
  “私とあなたに出かけてみたら、(我和你出去试试,)”明月清流说,“沐秋,你要出去吗?”
  “出去什么?”苏沐秋问。
  “试曲子。”明月清流说。
  “我就不去了……”苏沐秋话还没有说完,叶修就走过来,说:“我去。”
  “あの……清流、私は行かないし、私の任務は完成したが、先に歩いた。(那个……清流,我就不去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先走了。)”长谷部说。
  “それは……よし、(那……好吧,)叶修,我们走吧。”明月清流说。
  “嗯。”
  小树林。
  明月清流将雪玉笛放在唇边,吹出《祭秋》,曲子很好听,但是……却带着一丝丝悲伤。

明月

  G市,游乐园。
  “少天哥!”明月生看见裹着围巾的黄少天快速的跑过去。
  “生,你来啦?”黄少天把围巾扯下来,摸了摸明月生雪白的头发说。
  “嗯嗯,好久不见啊,少天哥,最近好吗?”明月生笑着说,含着新月的眼睛满满的都是期待和高兴,两颗可爱的虎牙也露出来了。
  “当然好啦,我可是特意请假一天带你出来玩的,”黄少天说,“走吧,我带你去玩。”
  黄少天说着就拉着明月生的手,走进游乐园里。
  “少天哥,不如我们去玩云霄飞车吧?”明月生笑着说。
  “云霄飞车……”黄少天看着直达云霄的过山车,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后想:淡定淡定,没事,你可以的黄少天,加油!
  “好啊。”黄少天表面平淡的回答。
  云霄飞车。
  看着一点点上升的云霄飞车,黄少天,不禁紧握明月生的手,说:“生,现在下去还来得及吗?”
  “少天哥该不会是怕了吧?”明月生开玩笑的说。
  “谁……谁说我怕了?!”黄少天口是心非的说。
  这时,云霄飞车刚好到达最顶端,突然,飞速的前进着,绕了三个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啊!!!!!这都是什么鬼啊!!!我要下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此时都快要泪崩了。
  “哈哈哈,少天哥,别怕。”明月生笑眯眯的握住黄少天正在发颤的手。
  4分钟过后。
  黄少天扶着墙,眼前一阵阵发白,说:“呼…呼……太可怕了……我以后再也不坐什么云霄飞车了……呼……太可怕了……”
  “少天哥,吃个冰淇淋压压惊。”明月生不知从那弄得的两个冰淇淋,说着就把冰淇淋递到黄少天面前。
  “呼……生,下回我们能不能不要坐什么云霄飞车?”黄少天咬着冰淇淋抱怨道。
  “不坐云霄飞车,那坐跳楼机?”明月生咬了一口冰淇淋问。
  “别!只要不坐云霄飞车、过山车、跳楼机,就行了。”黄少天说。
  “那我们去坐旋转秋千?”明月生问。
  “别!这个也不行,只要不是这种刺激的游乐设施就好了。”黄少天说着就擦了擦额头冒出冷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月生没忍住笑了出来。
  “又怎么好笑吗?本剑圣的一世英名就这样毁了,你好意思笑!”黄少天不满的抱怨道。
  “抱歉,没忍住。”明月生说。
  晚上。
  黄少天和明月生坐在摩天轮上看着G市的夜景。
  “好美。”明月生趴在窗子上感叹道,满脸的惊喜。
  “一会还有更美的。”黄少天一脸神秘兮兮的说。
  “?”明月生回过头一脸疑问。
  “3
  2
  1——”
  黄少天倒数这数字,突然,“唰”的几声,烟花在黑夜中绽放,明月生未曾如此近的看见过烟花盛放,有时只是溅起的暗金色大雨 ,也会有一刹那的辉煌 ,天空亮如白昼 ,接着是迎面而来的星辰无数 ,再而迅速的消逝,华丽谢幕。
  黄少天从后面抱住明月生,在他耳畔压低声音,说:“生,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本剑圣对天发誓会对你好的。”
  明月生回过身,紧紧抱住黄少天,把头埋在黄少天的胸口,问到了黄少天薄荷味的信息素,说:“少天哥,我答应了……”
  黄少天怀里的人儿抬起头,黄少天快速的吻上他的唇,撬开他的贝齿。
  过了许久,黄少天才和明月生分开,嘴边拉起了一道银丝,明月生泛红着脸,擦了擦嘴边残留的银丝,含着新月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可爱,语气有着几分软糯说:“少天哥,这可是我的初吻!”
  黄少天看着感觉心里被面前的少年一箭穿心的感觉,心不由得跳的很快,脸面微红,摸了摸明月生雪白的头发,说:“刚好这也是我的初吻。”

明月

  “哎,对了清流、生,你们周六有空吗?”班落兴致勃勃的说。
  “我不行啊,班落,我有事情,恐怕不能去了。”明月生无奈的耸耸肩。
  “那好吧,”班落有些失落,“清流,那你有空吗?”
  “周六啊?有空,怎么了?”明月清流问。
  “其实我是想跟你去打会荣耀,哦,对了,邬影和尹杰也去。”班落说。
  “嗯……”明月清流想了想,看到班落一脸紧张的表情,说:“我吧,我答应了。”
  “太好了!那我们周六在兴欣网吧集合。”班落高兴的跑去通知邬影和尹杰。
  明月生拍了拍明月清流的肩,说:“老哥,这回的学校好像挺有趣的。”
  “嗯,是挺有趣的,对了,周六你要去干吗?”明月清流问。
  “那个,老哥,我就是去一趟G市,晚上回来。”明月生说着耳根泛红。
  明月清流一眼就看穿明月生的小心思,说:“是不是找人去约会?”
  “卧槽!老哥,你怎么知道的?!”明月生炸毛了。
  “还用猜吗?”明月清流耐心的帮自己炸了毛的“好弟弟”顺毛,“跟谁啊?”
  “少天哥。”明月生说。
  “黄少天,嗯……你去吧,记得了啊,必须给我在十一点以前给我回来。”明月清流表面这么说,但还是有些不爽,自家的白菜被拱了的感受。
  “耶!”明月生开心的说。
  周六,兴欣网吧。
  明月清流无聊的站在门口,看到班落等人,说:“你们迟到了10分钟,快点吧。”
  “没问题。”
  C区。
  “哟!这不是月亮岛玩荣耀特别菜的菜鸟嘛,怎么?学校的荣耀比赛都被取消了,怎么样?”一个黑发男孩一脸不屑的说,语气里还带着满满的嘲讽。
  “江宇你!”班落刚想说话,明月清流就说:“菜鸟?要不我们PK一场,说不定可以看出谁才是正真的菜鸟。”
  “你是谁啊?我没见过你,你不会就是月亮岛高中新来的日本转校生吧?你该不会连荣耀都不会玩吧?怎么?要不要我这个前辈来教教你?”江宇还是一脸‘你简直是自不量力’的表情。
  明月清流平淡的说:“虽然我玩荣耀没有你久,但是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你!”江宇生气了。
  “怎么?不敢比?”明月清流说,“哦,还有,现在月亮岛高中的荣耀队伍重建了,所以你没有资格讲我们。”
  “哼!还废话什么,赶快上修正场!房间:12583,密码:niyaosi8543。”江宇气急了说。
  修正场。
  明月清流把手速整整的飚在500以上,先是上挑,拔刀斩,让用剑影步分出七个身影,一同攻击,把江宇的角色打到升空,然后用遮影步。
  “清流,你一直晃来晃去的干嘛啊?”班落问。
  “这因该是遮影步, 在战斗是通过步伐的控制,使自己的角色始终在对手的视线以外,从而达到在攻击时最大限度规避对手反击的目的,所以,他的角色一直在对手旁边,但是对手却看不到,这操作十分的困难。”尹杰分析道。
  “什么?!”班落和邬影吃惊道。
  眼前的人完全不像一个荣耀小白,剑影步可以分出七个身影,让人真假难辨,然后还会遮影步,再加上他最恐怖的手速,这完全是职业选手的水平。
  最后,明月清流操作着白昼起跳,最后,银光落刃,江宇的角色倒下了,整个过程只用了40秒?!
  “怎么样,谁才是菜鸟?”明月清流赢了也没有高兴,只是平平淡淡的说出比赛前的那句挑衅。
  “哼!”江宇什么都没说,退了游戏拔出账号卡,气呼呼的走出兴欣网吧。

明月

  月亮岛高中,高一六班。
  “今天,我们将会进行一次月考,希望大家认真对待。”白羽在讲台上严肃的说,“下课。”
  全班都死气沉沉的,根本提不上进,除了……明月清流淡定的看着母亲留下的乐谱——《祭秋》,明月生则看着自己去打印店里打印出的荣耀攻略。
  明月清流皱了皱眉头,发现这乐谱不是一般的难,吹出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要达到原本的水平、效果,那就真的还差的太远太远了,这支曲子也算是神曲,对治疗、攻击,都是所以曲子中最最顶尖的,不过,对笛子、神力的要求都要很高。
  “唉,”班落叹了口气,看到明月清流在专心致志的看东西,就凑过去,说:“清流,你在看什么啊?”
  “乐谱。”明月清流说。
  “什么?!”班落吃惊道,“你不复习看什么谱子啊?”
  “考试什么的太简单了,我觉得这乐谱里的曲子更难一些。”明月清流说。
  “算了,我去复习了,你自己加油吧。”班落说着,又拿起各种关于学习的书。
  考试中。
  明夜清流看着试卷,觉得只能说出三个字,好!简!单!
  然后便拿起笔,想都不想的就爆出手速把整张试卷给做完了。
  ——还有两个半小时,慢慢等吧。
  明月生也没用多久时间,也把试卷给做完了,现在他既不能说话,又不能看攻略,只好趴在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班落看了明月清流和明月生的表情,一个在打哈欠,另一个一脸生无可恋的趴着,再看了看自己的试卷,题才写了四分之一都不到,别继续投入到考试当中。
  两个半小时以后。
  “收卷。”监考老师刚讲完‘收卷’两个字,明月清流和明月生就立马把试卷交上去,出了教室,一个去打电话,一个去找一个地方看攻略。
  班落、邬影和尹杰三人内心都有一句共同的语言,你们两个也太TMD学霸了吧!!!!!
  第二天。
  班落挤进公告栏里看到一年级同时排名第一的不是以往的尹杰,而是……明月清流和明月生!而且都还是满分欸!而自己……一年排名第六十三名,班落表示对此很满意随后跑到教室。
  嗯,明月清流还在看乐谱,明月生也还在看攻略。
  对明月清流说:“哎,清流、生,你们看了成绩没有?”
  两人回答:“没有。”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多少分?”班落一脸神秘的说。
  “知道,”明月清流和明月生异口同声的回答,“满分。”
  “卧槽!你们怎么知道的?!”班落吃惊道。
  “因为我们每年都是满分,我们都不用猜了。”明月生很是无奈的说,“这些题目对我们来说简直是so easy(太简单)了。”
  班落:“……”
  班落的内心os:怎么办,我怎么有两个怎么厉害的同学,好可怕,还让不让人活啦!(╯°Д°)╯︵┻━┻

明月 番外:七夕福利(原先在七夕那天打的,有点短)

  H市。
  “清流。”叶修抱住明月清流,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你打算七夕节干什么呢?”
  “我随便,反正生那家伙去找黄少天了,沐橙去找楚云秀了,包子和罗辑去逛街了,沐秋去找喻文州了,高英杰来找一帆了,文逸和莫凡去约会了,杜明和唐柔也是去约会了,老魏去找方世镜了,方锐和林敬言早就喵在一块了,想怎么玩,自己想吧。”明月清流无奈的耸耸肩,整个联盟,除了霸图,剩下的有的约会,有的订机票,乱七八糟的有一大堆,反正整个联盟,除了杜明和肖时钦是直的,剩下全部都是弯成蚊香,连自己舅舅鬼阡亡都和周泽楷去玩了,明月清流表示很无奈啊。
  “也是哦,”叶修想了想说,让后将明月清流扑倒在床上,吻住他。
  过了一会,叶修才放开明月清流说:“干脆我们直接在家好了。”
  “你不会想……”没等明月清流说完,叶修再一次堵住他的唇。
  然后……明月清流两天没有下床,好吧,明月生也是。
  ——清流,感谢那次相遇,你是我心中最明亮的明月。
  S市。
  “小周,喏。”鬼阡羽递了一个棉花糖给周泽楷。
  “谢谢…阡…(=^▽^=)”周泽楷开心的接过棉花糖,呆毛也竖起来了。
  鬼阡羽揉了揉周泽楷乌黑的头发,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宠溺。
  ——曾经我想保护好我哥哥,现在……我更想保护好你,小周。
  本丸。
  作为审神者的轩辕璃魇还在处理公务,虽然本丸里的付丧神们都劝轩辕璃魇和三日月去现世玩会儿,可是,轩辕璃魇却愿意留下来处理公务,他说:“我觉得比起出去,还是在本丸里呆着比较好,你们就不要操心啦。”
  三日月也表示,“哈哈,我一个老人家怕是去了现世会迷路,还是在本丸里呆着比较好。”
  所以,所有人也没辙了。
  三日月打开办公室的门,放了一碗姜汤,抱住轩辕璃魇说:“璃魇,别累着了。”
  轩辕璃魇掐了掐三日月的脸,微笑着说:“放心啦,宗近,我不会累着的,晚上我们在本丸里开宴会好吗?”
  三日月亲上轩辕璃魇的唇,过了一会儿放开他,说:“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璃魇,谢谢你,19年前的那次的相遇,我爱你。

明月

  第三天,放学以后,校门口。
  “喂!老哥!你没事答应别人的PK干嘛啊?!”明月生不满的抱怨道。
  “不行吗?还是说,你不敢?”明月清流说。
  “靠!谁说我不敢?!”明月生说,“比就比!谁怕谁!”
  “明月清流同学,我们来啦!”班落在远处招呼了一声,就跑过去,后面邬影和尹杰在用眼神互怼。
  “你们好慢啊。”明月清流吐槽道。
  “抱歉,今天是我们值日,所以慢了点。”班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就不浪费你们的时间了,快点走吧。”明月生说。
  “好好好,”班落说着,就和后面还在互怼的两人招呼了一声,“邬影,尹杰快点!再不走我们就不理你们了!”
  “来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过……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个“哼”,一个“切”的别过头。
  兴欣网吧。
  “哟,清流,生,你们放学啦?后面三位是?”叶修看了看后面三位,向明月清流问道。
  “我同学,说是想和我PK一场。”明月清流回答道。
  “对了,”叶修说,“生,你要的材料我发给你了。”
  “真的?!”明月生问,语气里又是惊讶,又是惊喜。
  “真的,还有什么疑问去问沐秋就行了。”叶修说。
  “叶修哥,老哥,我先去了,你们加油!”明月生说完,人影就不见了。
  “叶修,你知道的。”明月清流向他使了个眼色。
  “没问题。”叶修摆了个OK的手势。
  C区,38号机。
  “谁先来?”明月清流说着,就拿出账号卡登录荣耀。
  “我先我先!”班落第一个举手。
  “好了,房间:隔壁找我,密码:4869878。”明月清流说。
  “好。”班落说。
  修正场。
  明月清流先是操纵着白昼快速闪到班落的角色般秋后面,先是上挑,然后是三段斩,班落快速的反应过来,用流星式躲过了三段斩,不过上挑没有躲过去,扣了不少血。
  接着,白昼起跳给了般秋一个银光落刃,紧接着是连突刺、升龙斩、落凤斩,最后是一个拔刀斩。
  般秋倒在了地上。
  “哇!明月清流同学,你的手速好快!”班落输了也没有不高兴,反而很高兴的问明月清流他到底是怎么做到了。
  “的确很快,发招时间把握的很恰当,收招的时间也很好,冷却的时间也把握的很好,都不给对手一点反应的余地。”叶修在一旁分析道,“不过还是有进步的空间,对了,清流,你的剑影步可以使出几个身影。”
  “七个。”明月清流说,“最多七个。”
  “?!”班落、邬影、尹杰全部都惊呆了,因为就算是现在的’剑圣‘黄少天也只能使出六个半的身影,眼前这位普通玩家居然能使出七个身影。
  “不错,我估计用不了一年,你可以使出八个身影。”叶修估计道。
  “得了,再厉害也没你这个曾经一叶之秋的主人,嘉世的大神厉害。”明月清流说。
  那三只更吃惊。
  “你是叶秋大神?!”邬影问。
  “是啊。”叶修说。
  “那什么证明?”邬影问。
  “我给你选择,是让你们和沐橙视频一下?还是让你们可以和老韩他们打个电话,哦,对了,我忘了,我没有他们的电话,不如你们和黄少天视频一下,让你们感受一下他到底有多吵。”叶修说。
  三人:“算了,我们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