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明月

  第二天,早晨4:30。
  一位雪白色短发,眼睛宛如蓝天,身穿白色狩衣,和明月清流十分相像的少年,在兴欣网吧停下了脚步。
  “看来清流说的就是这吧?”少年笑了笑,并不打算做过多的停留,直接走进去。
  少年到了前台,叶修看到少年一惊,不禁脱口而出,“清流?!”
  “不对,你不是清流。”叶修思考了一下说,“你是谁?”
  “啊咧?你认识清流?”少年笑着说,“你应该是叶修吧,我叫轩辕璃魇,是明月清流和明月生的母亲哦~”
  叶修听到了,完全说不出话。
  “哎呀哎呀,别吓到嘛~”轩辕璃魇说。
  叶修马上反应过来,立刻起身,对轩辕璃魇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您坐,您坐。”
  “哈哈,年轻人也真是照顾我。”轩辕璃魇坐下来,“年轻人,你也坐。”
  “谢谢。”叶修道了声谢,也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下了。
  ——一定要给清流母亲一个好形象!
  ——这孩子还挺可爱的。
  “年轻人你是有什么心事吗?”轩辕璃魇问。
  叶修尴尬的说:“算…算是有吧…”
  轩辕璃魇微笑着说:“年轻人,你喜欢我家清流吧?”
  叶修听到了沉默不语。
  轩辕璃魇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说:“你也别沮丧,我并不是想要阻止你们,小清流他啊……就是宁愿瞒着也不告诉别人他真的想法,这孩子……他…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
  ——清流……喜欢……我?!
  叶修惊了。
  “其实,清流这孩子,和我挺像的,”轩辕璃魇说,“我当年也是和这孩子的父亲双向暗恋了一年。”
  “一年?”叶修说。
  “是啊,我们是日久生情的,我还记得当初一见面,他还砍了我一刀。”轩辕璃魇回忆着往事无奈的说。
  “孩子,我知道你们和我们当年挺像的,不过,我的缘我是看不清,但是你们两的缘我是看的清清楚楚,你们前世是情深缘浅,而这一世……你们两的缘分很深,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这份缘。”轩辕璃魇微笑着说,“清流这孩子就是从小把自己压的太紧了,一点放松的余地都没有,不过我发现他遇见你后就不把自己逼的那么紧了,这是一个结,你们需要有其中一个人主动去解开。”
  “我愿意去成为那个解结之人。”叶修严肃的说。
  “哦!对了,”轩辕璃魇好似想起了什么,说:“清流他应该没告诉你他的第二性别,他的第二性别和我一样是Omaga。”
  “?!”叶修一惊,“我……完全看不出……”
  轩辕璃魇笑道:“哈哈,看不出是正常的。”
  “嗯……我这么称呼您啊?”叶修尴尬的问。
  “哈哈,这就随便了,叫伯母也 可以哦~”轩辕璃魇毫不介意的说。
  “伯……母……”叶修支支吾吾的说。
  轩辕璃魇看了看天,说:“快天亮了,我要先去见一下我的老朋友,再去见清流。”
  “老朋友?”
  “我告诉你,但是你别告诉别人啊。”轩辕璃魇说。
  “没问题。”叶修说。
  “他叫……甘罗。”轩辕璃魇小声的说。
  “甘罗……该不会……是那个?!”叶修惊道。
  “嘘~”轩辕璃魇把手指放在唇上,然后就离开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