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明月

  G市,游乐园。
  “少天哥!”明月生看见裹着围巾的黄少天快速的跑过去。
  “生,你来啦?”黄少天把围巾扯下来,摸了摸明月生雪白的头发说。
  “嗯嗯,好久不见啊,少天哥,最近好吗?”明月生笑着说,含着新月的眼睛满满的都是期待和高兴,两颗可爱的虎牙也露出来了。
  “当然好啦,我可是特意请假一天带你出来玩的,”黄少天说,“走吧,我带你去玩。”
  黄少天说着就拉着明月生的手,走进游乐园里。
  “少天哥,不如我们去玩云霄飞车吧?”明月生笑着说。
  “云霄飞车……”黄少天看着直达云霄的过山车,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后想:淡定淡定,没事,你可以的黄少天,加油!
  “好啊。”黄少天表面平淡的回答。
  云霄飞车。
  看着一点点上升的云霄飞车,黄少天,不禁紧握明月生的手,说:“生,现在下去还来得及吗?”
  “少天哥该不会是怕了吧?”明月生开玩笑的说。
  “谁……谁说我怕了?!”黄少天口是心非的说。
  这时,云霄飞车刚好到达最顶端,突然,飞速的前进着,绕了三个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啊!!!!!这都是什么鬼啊!!!我要下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此时都快要泪崩了。
  “哈哈哈,少天哥,别怕。”明月生笑眯眯的握住黄少天正在发颤的手。
  4分钟过后。
  黄少天扶着墙,眼前一阵阵发白,说:“呼…呼……太可怕了……我以后再也不坐什么云霄飞车了……呼……太可怕了……”
  “少天哥,吃个冰淇淋压压惊。”明月生不知从那弄得的两个冰淇淋,说着就把冰淇淋递到黄少天面前。
  “呼……生,下回我们能不能不要坐什么云霄飞车?”黄少天咬着冰淇淋抱怨道。
  “不坐云霄飞车,那坐跳楼机?”明月生咬了一口冰淇淋问。
  “别!只要不坐云霄飞车、过山车、跳楼机,就行了。”黄少天说。
  “那我们去坐旋转秋千?”明月生问。
  “别!这个也不行,只要不是这种刺激的游乐设施就好了。”黄少天说着就擦了擦额头冒出冷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月生没忍住笑了出来。
  “又怎么好笑吗?本剑圣的一世英名就这样毁了,你好意思笑!”黄少天不满的抱怨道。
  “抱歉,没忍住。”明月生说。
  晚上。
  黄少天和明月生坐在摩天轮上看着G市的夜景。
  “好美。”明月生趴在窗子上感叹道,满脸的惊喜。
  “一会还有更美的。”黄少天一脸神秘兮兮的说。
  “?”明月生回过头一脸疑问。
  “3
  2
  1——”
  黄少天倒数这数字,突然,“唰”的几声,烟花在黑夜中绽放,明月生未曾如此近的看见过烟花盛放,有时只是溅起的暗金色大雨 ,也会有一刹那的辉煌 ,天空亮如白昼 ,接着是迎面而来的星辰无数 ,再而迅速的消逝,华丽谢幕。
  黄少天从后面抱住明月生,在他耳畔压低声音,说:“生,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本剑圣对天发誓会对你好的。”
  明月生回过身,紧紧抱住黄少天,把头埋在黄少天的胸口,问到了黄少天薄荷味的信息素,说:“少天哥,我答应了……”
  黄少天怀里的人儿抬起头,黄少天快速的吻上他的唇,撬开他的贝齿。
  过了许久,黄少天才和明月生分开,嘴边拉起了一道银丝,明月生泛红着脸,擦了擦嘴边残留的银丝,含着新月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可爱,语气有着几分软糯说:“少天哥,这可是我的初吻!”
  黄少天看着感觉心里被面前的少年一箭穿心的感觉,心不由得跳的很快,脸面微红,摸了摸明月生雪白的头发,说:“刚好这也是我的初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