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明月

  “今天,我们来开一个小班会,周五的时候将是我们学校的校园祭,校园也是对外开放的,大家可以报名各种各样的节目,每人可报很多很多项节目,但是,每个人必须要报一项,可以跟人组合,也可以个人表演,选好了节目就去陶喻曦老师报名。”白羽在讲台上吧校园祭的事情说了个清楚,“那么同学们请好好准备,下课。”
  “老哥,不如我们来唱《Sakitama~幸魂~》好了。”明月生说,“我来吹笛子,你来唱歌。”
  “这可以。”明月清流说。
  “那就这么定了。”
  “清流,你们打算表演什么节目?”班落问。
  “唱歌。”明月清流说。
  “什么歌?”班落问。
  “《Sakitama~幸魂~》,是一首日本的曲子。”明月清流说。
  “那一定很好听。”班落说。
  兴欣网吧。
  “叶修,这周五我们学校校园祭,你来不来?”明月清流看着叶修问
  “校园祭?好啊。”叶修一口答应。
  明月清流露出淡淡的微笑。
  叶修看的有些呆。
  校园祭,后台。
  明月清流从包里拿出两件雪白色的和服。
  “哥想我们就穿着个上台?”明月生说着,就玩起手中雪白的雪玉笛。
  “嗯,穿这个,快点吧,快到我们了。”明月清流说,就换上雪白的和服,和服的两个袖口还绣着栩栩如生的曼珠沙华。
  明月生也换上和服,两人看起来十分的相像,但还是有不同的。
  “明月清流、明月生,快点去后场了,这个节目过了,就是你们的了。”一位女生过来催促他们。
  “没问题。”明月清流说。
  后场台。
  主持人走上台,微笑着说:“下面有请明月清流和明月生为我们带来《Sakitama~幸魂~》,请大家掌声欢迎。”
  明月清流和明月生在热烈的掌声下待定的走上台。
  台下的叶修不禁看呆了明月清流穿着和服的样子,十分的美。
  悠扬的音乐响起,明月生吹出悠长又有些诡异的音乐。
  “彷徨い(何を)
  望みて(求め)
  行きかう(出会い ゆきたる)
  雲井の(彼方)
  風の(希望)
  如く(遥か 澄み渡りゆく)
  深山に 忍び寄る
  しじまを 揺るがして
  おぼろげに 掛りし
  霞む橋へ 誘う
  玉の露 煌めく
  清らなる小鳥が
  守りゆき 瞬く
  生命という燈
  渇いた(静に)
  鼓動よ(萌えて)
  湧き出よ(伝え 流るる)
  聖なる(清き)
  地が 息(震え)
  衝く(溢れ 染み渡りゆく)
  囀り(ささら)
  聞こゆる(響く)
  幸魂(映し出したる)
  輝き(光)
  解き(通う)
  放てと(夢と 繋がりゆく)
  (我徘徊着...
  抬头仰望浩瀚的苍穹
  一切竟犹如过往云烟...
  偷偷靠近神秘的深山,我的心开始蠢蠢蠕动
  晚霞隐隐约约挂在天边,仿佛美美的桥,请            与我
  一同跨过
  晶莹的露珠在阳光的抚慰下,闪闪发光
  美丽纯洁的小鸟们,用它们的爱,守护着
  那闪耀的生命之光
  盼望已久的小鼓哟
  快快激昂起来吧
  圣洁的大地会为你感到欣慰
  你听见了吗,那飘动着的幸运之魂
  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歌声很好听,好听又带着悲伤,让人能感觉到凄凉、悲伤,让人不禁想要流泪。
  台下的不少人,听着这凄凉的歌声不禁留下了眼泪,想起了一生中最难过的时候。
  叶修握紧了手中明月清流送给他的御守。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