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明月

  轩辕璃魇走后,明月清流对陈果说:“我和我弟弟可以留在这里,不用回日本了。”
  陈果一惊,随后道:“真的吗?”
  明月清流点点头,说“真的,等这次假期一过,我和我弟弟就可以从日本转学到这里了。”
  “但是……”陈果犹豫要不要开口。
  “你放心,住宿和经费问题我们可以自己解决,”明月清流说,想了想,无奈的说:“其实,我和我弟弟对学习没啥兴趣,因为题目太简单了,我们可是连哈弗大学都看不上的。”
  “诶?!”陈果吃惊了。
  “没办法,”明月清流一脸无辜,说:“因为他简单了。”
  回想一下自己和弟弟十岁的时候把大学的题目做了个遍,都觉得简单,别说现在了。
  陈果:“……”
  “哟,”叶修走过来,对明月清流说:“事情办完了?”
  “嗯,办完了,”明月清流点点头,想了想,然后说:“叶修,你知不知道这附近一间名叫‘哑舍’的古董店?”
  “嗯……‘哑舍’”叶修问。
  “嗯,没错,是‘哑舍’”明月清流点点头,问“你知道吗?”
  “算知道吧,哥被赶出嘉世那天,我倒是看见一个巷口,巷口里好像就有一间叫做‘哑舍’的店。”叶修说,“清流,你去找那家店有什么事吗?”
  “算有吧,”明月清流,说:“我母亲跟我说,有事去找‘哑舍’的老板。”
  “算了,不跟你们说,我先去见‘哑舍’的老板。”明月清流刚说完这句话就跑出兴欣网吧的大门了。
  “唉……这孩子真急啊……”叶修无奈的说。
  哑舍。
  明月清流停在这家店,推开门,走进去,他看见正坐在椅子喝着茶的甘罗,甘罗看着面前雪白色头发的少年,好似看见了另一个人。
  一头乌黑的青丝,上挑的丹凤眼,宛如天空一般的蓝瞳却散发着杀气,雪白的衣服上有着一朵血红色的彼岸花,少年冷漠的开口,“滚!”
  气质没变,外表却变成另一个人,甘罗不禁脱口出一个名字,“颜落羽?”
  “颜落羽?他是谁?”明月清流问道。
  “没什么,你的气质和我的一位故人很像,你大概是他的转世吧。”甘罗淡淡的说。
  “也许吧,呵呵。”明月清流笑了笑,“你就是’哑舍‘的老板吧?你和我母亲认识吧?”
  ”你母亲?“甘罗有些疑问。
  ”轩辕璃魇,当年的魔神魇。“明月清流说,”魇只是我母亲的化名,他的真名叫轩辕璃魇,你应该知道。“
  ”他啊……的确我认识。“甘罗说,”你母亲今天刚找过我。“
  ”是吗?挺像我母亲的作风的,不过你不知道我母亲是在这里出生的吧?“明月清流说。
  ”的确,这他到没有告诉我。“甘罗说,”那你呢?你为什么找我?“
  ”不为什么,只是很好奇我母亲的老朋友而已。“明月清流说。
  ”哦,对了,你今年应该16岁了吧?“甘罗问。
  .    ”是啊,这么了?“明月清流问。
  ”你跟我来,我送你两样东西。“甘罗说着,就去拿了两个大箱子。
  ”真是什么?“明月清流问。
  ”你打开看看。“甘罗说。
  明月清流打开两个箱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把蓝色的光剑,和一把战矛,看着形状是却邪和冰雨!
  好似打开记忆的匣子,前世的记忆蜂拥而至,明月清流不过一会,就起身,转过身,说:”好久不见,甘罗,还有……谢谢你。“
  ”嗯,好久不见了颜落羽。“甘罗笑了笑说。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