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明月

  “清流,你说生他怎么了?一天看着手机傻笑?”苏沐秋担心的看着明月生。
  明月清流淡定的看着乐谱,说:“恋爱了。”
  “该不会是网恋?”苏沐秋说,“清流,你怎么都不担心?”
  “担心什么啊,我找就知道对象是谁了。”明月清流说。
  “谁啊?”苏沐秋问。
  “黄少天。”明月清流说。
  “卧槽!那你……”苏沐秋话还没有说完,前台的小姑娘来找明月清流,说:“清流,有人找你。”
  明月清流放下手中的乐谱,看了看小姑娘身后的男子,棕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穿着运动服,手中拿着一个雪白色的木质盒子。
  “长谷部?”明月清流看着面前的男子,含着新月的眼睛有些惊讶。
  “清流大人、主上はあなたに。(清流大人,主上让我把这个给你。)“长谷部把盒子放在桌子上。
  “长谷部、何回言った、俺に清流ばいいのです。(长谷部,说了多少次,叫我清流就行了。)“明月清流有些无奈的说,每次长谷部跟他说话都是用敬语。
  “清流……?”长谷部犹豫的开口。
  “これは似ている。(这还差不多。)”明月清流说着,就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有着一封信和一把雪白的笛子,还泛着淡淡的蓝光,若隐若现的白光流动着,还刻着四个字,南宫雪羽,“これは……雪の羽?!(这是……雪羽?!)”
  长谷部看到里面的笛子也是一惊,“雪の羽先辈?!(雪羽前辈?!)”
  明月清流打开信封,上面写着:
  清流:
  私あなたを知り、『祭の秋』を研究してきたので、私は雪の羽を貸して君——うまく、ファイト!
  瑠璃から魇
  ( 清流:
  我知道你一直在研究《祭秋》,所以,我把雪羽借给你,祝你顺利,加油!
  轩辕璃魇)
  明月清流将信递给长谷部,说:“この状況だ。(就是这个情况。)”
  长谷部看完信后,问:“清流に、この『祭の秋』に果たして难?(清流,这首《祭秋》究竟有多难?)”
  “难しい。(很难。)”明月清流说。
  “そう……(是吗……)”长谷部知道,就连自己主上的儿子都说很难了,就说明非常不容易。
  “私とあなたに出かけてみたら、(我和你出去试试,)”明月清流说,“沐秋,你要出去吗?”
  “出去什么?”苏沐秋问。
  “试曲子。”明月清流说。
  “我就不去了……”苏沐秋话还没有说完,叶修就走过来,说:“我去。”
  “あの……清流、私は行かないし、私の任務は完成したが、先に歩いた。(那个……清流,我就不去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先走了。)”长谷部说。
  “それは……よし、(那……好吧,)叶修,我们走吧。”明月清流说。
  “嗯。”
  小树林。
  明月清流将雪玉笛放在唇边,吹出《祭秋》,曲子很好听,但是……却带着一丝丝悲伤。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