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明月

  早晨,7:30。
  轩辕璃魇漫步在大街,走进一个巷口,在一个店名为哑舍的店停下,推开门走进去,里面坐着一位黑色头发,血红色眼睛,身穿黑色衣服,上面还有一条赤红色的龙的少年。
  “是你?!”少年一惊。
  “好久不见啊,甘罗,甘毕之。”轩辕璃魇微笑着说。
  “好久不见了,魇,不,我应该叫你轩辕璃魇才对吧?”甘罗说。
  “……”轩辕璃魇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酒店。
  “老哥,我们什么时候去见叶修哥啊?我快要憋死了!!!”明月生躺在床上不开心的抱怨道。
  “呵呵。”明月清流笑了笑,没有理他,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电脑中搜到的攻略。
  “老哥!你这欺负人呢?!凭什么沐秋哥可以去见沐橙姐?我就不可以见叶修哥?!”明月生说。
  明月清流依旧不理他。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我亲爱的好哥哥!!!让我见叶修哥!!”明月生,下了床,摇着他说。
  “今天老妈会来。”明月清流说了一句。
  “诶?!”明月生有呆呆的眨了眨眼。
  ——奇怪,老妈应该到了啊,发生了什么事吗?打电话问问吧。
  明月清流拿起手机,输入轩辕璃魇的手机号。
  “ 嘟——”
  哑舍。
  轩辕璃魇还真在和甘罗聊天,手机却突然响了,他和甘罗说了一句,“看来是有事情,就先走了。”
  甘罗回了一句,“慢走不送。”
  轩辕璃魇快速走出巷子,靠在墙上,接通了电话,问了一句:“おい、清流どうした(喂,清流怎么了)?”
  “お母さん、あなたに?(妈,你到了吗)?”
  “清流にまで、我々に興欣造カフェてみよう(到了到了,清流,我们到了兴欣网吧再说)。”轩辕璃魇说完后,就挂断。
  “おい!待って!(喂!等等!)”
  “唉。”明月清流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明月生,说:“你跟我去兴欣网吧,你在门口跟叶修聊会,我跟老妈说点事。”
  “诶诶诶诶诶诶诶?为什么我不可以进去?”明月生问。
  “因为……”
  “我要跟老妈说转学的事情。”明月清流说。
  “转学?!难不成……”明月生一惊。
  “没错,就是转学到H市,愿不愿意?”明月清流问。
  “当然啦!必须的!”明月生高兴又肯定的回答。
  兴欣网吧。
  “おかあさん(妈)……”明月清流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言うまでもなく、君が何を言いたいのか、あなたは転校したいね(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生是想转学是吧)?”轩辕璃魇淡淡的说道,他拿出两件信封,“ちょうど私も用事がお探しを剥がし、かくてみよう(刚好我也是有事找你们,拆开来仔细看看吧)。”
  明月清流拆开信封,一看,竟然是一封录取通知书。
  “二の成績よりあなたの友達のために、いや、さらにはハーバード大学の学生の成績は良くて、だから、彼らがあなたの合格通知を与えた(因为你们两的成绩比你们的同龄人,不,甚至是哈弗大学的学生成绩还好,所以,他们给了你们录取通知书)。”轩辕璃魇说,“しかし、君たちに行かないのは皆さんのこと、私は管、今回の転校私も同意すれば、君たちは、楽しい行。
  (不过,你们要不要去是你们的事,我不会管,你们这次的转学我也同意,只要你们开心就行)。”
  明月清流一惊,笑着说:“ありがとう、お母さん(谢谢你,母亲)。”
  “马鹿な子供で、あなた马鹿言うか、どうやら私もお母さ(傻孩子,你说什么傻话呢,好歹我也是你母亲)。”轩辕璃魇敲了敲明月清流的头,好似想起什么,又拿出一个信封,说:“これは私の子供の编の1曲、あなたのあのましょう、この歌の名前は「祭を乗せた秋』、私も幼年の思い出も、なにか问题があれば、この近くに一町、町にはかすれ舎の店、そこの主人は、『私は瑠璃の息子の颜がでてき轩辕』でいい(这是我小时候编的一首曲子,你那去吧,这首歌的名字叫做《祭秋》,承载了我童年的回忆,还有如果有什么问题,这附近有一个巷口,巷口里有一座名叫哑舍的店,你告诉那里的老板,就说‘我是轩辕璃魇的儿子’就行了)。”
  “うん(嗯)。”明月清流点点头。
  “いい時間も早くないし、この帰った私は、生を頼む、また(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好好照顾生,另外)……”轩辕璃魇露出一个迷之微笑,“私があなたと叶修あの子よ(我看好你和叶修那孩子哦)。”
  明月清流听到那句话,耳根发红道:  ”おかあさん(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