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明月

  明月清流找了找上回的通话记录,重新打了个电话。
  “喂,请问一下你是?”电话里传了一个女声。
  明月清流听了便知道,应该是叶修的老板娘,便说:“你好是兴欣网吧的老板吗?”
  “对,我是,请问你是?”
  “你好,我叫明月清流,我想找一下叶修,我有事情跟他说。”
  “哦,好,你等一下。”
  “喂,清流吗?”过了一会,明月清流听到电话里传来叶修的声音。
  “嗯,是我。”明月清流说。
  “清流,找我有什么事吗?”叶修问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这个寒假我想去你那里过,还有,我会给你一个惊喜。”明月清流说。
  “惊喜?我倒是挺好奇,我去问一下老板娘,看她同不同意。”叶修说。
  “没问题。”
  过了一会,叶修跟陈果说了一下情况,对明月清流说:“老板娘说没问题。”
  “好,我明天大概下午就到。”明月清流说。
  “好。”
  “嘟——”叶修挂断了电话,陈果问道:“刚才那个男孩是谁啊?”
  “一个朋友。”叶修说。
  三年,算不上老朋友,但是朋友却算得上,但叶修清楚,他不想让明月清流成为他的朋友,而是……恋人。
  日本,东京。
  明月清流对明月生和苏沐秋说:“这个寒假我们可以去叶修那里度过。”
  “真的?!”明月生和苏沐秋吃惊道。
  “真的。”明月清流点了点头,“明天出发。”
  明月生二话不说,马上跑上楼,去拣行理。
  明月清流看着明月生的背影无奈的笑笑。
  苏沐秋说:“你确定我这一去不会吓死一行人?”
  “不必担心,放心去吧,我帮你办好证了。”明月清流掏出身份证给了苏沐秋。
  “谢谢。”苏沐秋道谢了一声,也上楼去了。
  “嘟——”
  鹤丸拿着一只尖叫鸡突然出现,说:“有没有被吓到?”
  “没有。”明月清流平静的说,“还有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鹤丸再一次感受到明月清流浑身散发的黑气。
  “额……刚才你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鹤丸心虚道。
  明月清流拍了拍鹤丸的肩,说:“你是想在这里守家呢?还是回本丸?”
  守家?回本丸?鹤丸想了想还是回本丸。
  “不打扰了……呵呵……再见!”鹤丸马上偷溜回去了。
  “慢走不送!”明月清流还在末尾补了一句。
  “老哥老哥,我拣好了!”明月生马上拖着行理出现在明月清流面前。
  “好,你等等,我上楼拣一下,马上出发。”
  明月生说:“好。”
  然后跟一个乖宝宝一样坐在沙发上。
  机场。
  苏沐秋看着写着日语的牌子笑了笑。
  “沐秋想什么呢?”明月清流问道。
  “没什么。”苏沐秋说。
  “中国行きH市の乗客に繰り上げてください、今から準備モギリ
  (去往中国H市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现在开始检票)。”
  “走吧,开始检票了。”明月清流给听不懂日语的苏沐秋招呼了一声。
  “好。”苏沐秋说。
  中国,H市,我们来了!叶修,我们来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