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anyuanliyan

一傘一笑風正暖,
葉隨秋去不知寒。
——傘修

曼珠沙华与轮回(全职高手同人文/ABO设定)

  鬼阡羽的梦境。
 

  看起来只有8、9岁的鬼阡羽在万年樱的树枝上看着前方美丽的樱花林,一片片八重樱落在地上,好似粉红的地毯。
   小鬼阡羽随手摘下一片八重樱,无聊的玩了一会,嘟囔着:“唔……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雪白的头发随着凉风轻轻飘动,小鬼阡羽看着前方,轻轻的笑了一声:“嘿,有人来了。”
  一位穿着白色衣服的黑色头发的男子,手持折扇,腰间挂着两把剑,走到万年樱下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没有人,叹了口气,便打算走了。
  这时,小鬼阡羽从万年樱的枝干上跳了下来,逼近那位白衣男子,红眸里闪着满满的开心,开心的道:“嘿,你迷路了?”
  男子一惊,随后很快就恢复平静,淡淡说:“嗯……能带我出去吗?”
  小鬼阡亡笑了笑,说:“带你出去可以,不过……陪我玩玩,你叫什么?我叫鬼阡羽,字阡亡。”
  “周泽楷。”
  “周泽楷?你的名字真好听,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人了,你快陪我玩玩吧。”小鬼阡羽拉着周泽楷的衣袖说。
  “好……我叫你阡?”周泽楷问。
  “随便你,快跟我玩!”小鬼阡羽拉着他的衣袖,就是往一个方向走。
  “慢点。”
 

  小鬼阡羽把周泽楷拉到了一个庭院,围绕着庭院的是一条小溪,小溪旁边还有这一个水车在运作,庭院里有着一座木屋子,木屋子不算大,也不算小,门前还挂着两个血红色的灯笼。
  “这是哪?”周泽楷问道。
  “我和我哥哥住的地方,跟我来吧,你陪我玩十天,我就带你出去。”小鬼阡羽笑嘻嘻的说。
  “为何?”周泽楷问。
  “不为何,你要自己走的话,只能在这樱花谷里绕圈,还有我才能带你出去,不考虑下吗?”鬼阡羽笑着说。
  “嗯……好……”周泽楷答应道。
  “这就对了嘛,要吃什么?我去给你说。”小鬼阡羽说。
  “随便……”周泽楷回答道。
 

  不一会,小鬼阡羽就端来了一个黑色的木碗,木碗里装着粉红色的液体,上面浮着一层红糖,红糖的下面沉着许多樱花瓣。
  “这是樱花羹,你尝尝。”小鬼阡羽笑着递了一个勺子给周泽楷。
  周泽楷喝了一小口,樱花羹味道甘甜,冰冰的红糖在口里化开,还有几片樱花瓣独特的香味,红糖很甜,但是不腻。
  “好吃吗?”小鬼阡羽笑着问,歪着脑袋撑着腮,看着他。
  “好吃,很甜。”周泽楷评价道,嘴角若有若无的有了几丝笑意。
  “嘿嘿,我就知道,我的手艺没有哥哥的好,我可是练了好久才做出这种味道。”小鬼阡羽笑眯眯的说。
  小鬼阡羽看到了他腰间的两把剑,问:“小周,你是修仙之人?”
  “……你比我小吧……”周泽楷看着小鬼阡羽好似8、9岁的样子说。
  “我一千九百九十岁,你呢?”小鬼阡羽笑着说。
  “……骗人。”周泽楷说。
  “我没有骗你,我真是一千九百九十九岁,只是我最起码要过了两千零九岁才能变成成人的样子好吗?!不要嘲笑我小,你的武功绝对比不过我。”小鬼阡羽炸毛的说,满脸不开心。
  周泽楷摸了摸小鬼阡羽雪白的头发,不禁笑了笑。
  “诶?小周你笑起来好好看欸。”小鬼阡羽看向他的脸。
  “……你笑起来也很好看o(*////▽////*)。”周泽楷别过头,脸红道。
 

  十天很快就到了,小鬼阡羽也遵守约定,带周泽楷走出樱花谷,快到樱花谷入口的时候,有一个黑发男子着急的的走来走去。
  “江……?”周泽楷有些惊讶道。
  那个名叫江的男子立刻走到周泽楷面前,着急的道:“家主?!你没事吧?!这十天里家族上下都快急死了,家主快点跟我回去吧!”
  “你是啊?!”小鬼阡羽不开心的嘟囔道。
  “诶?!这位小姑娘,你也迷路在这个樱花谷里了吗?你的家人呢?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江波涛”江波涛蹲下来看着小鬼阡羽。
  “不准叫我小!姑!娘!我都一千九百九十九岁了!还有,我是男的!”小鬼阡羽咬牙切齿的说。
  江波涛吃惊的僵着。
  “阡,他是我的朋友。”周泽楷说。
  “好吧……”小鬼阡羽嘟囔道。
  “家主,你怎么认识他的?”江波涛尴尬的问。
  “他说,我陪他玩十天,他就带我出去。”周泽楷说。
  “难怪,这片樱花谷我也是找人勘察了下地形,发现走进去的人几乎都没有人出来过。”江波涛说。
  “呵呵,你们当我哥哥研究出来的阵法有这么容易就可以破解的吗?那些人八成在樱花谷里绕圈。”小鬼阡羽说。
  江波涛:“……”
  “江,走吧……”周泽楷说。
  “好,这些天家族里上上下下都快着急死了。”江波涛说。
  “等等,小周这个送给你。”小鬼阡羽拿出一块雪白色的玉佩,玉佩上刻着一个“阡”字。
  “谢谢。”周泽楷收下玉佩。
  “十年后我会去找你,我的样子可能和现在不一样,以后我们就那这个相认。”小鬼阡羽晃了晃手中的另一块玉佩,玉佩上可这一个“周”字。
  “嗯。”周泽楷点点头。
  小鬼阡羽看着周泽楷与江波涛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唉,明明今天是我两千岁的生辰,我怎么就给忘了。”
 

  十年后。
  小鬼阡羽变成了成人的样子,原先看似天真无邪的红眸里增添了许多诡异,鬼阡羽坐在庭院的桌子上发呆。
  “阡羽,今天是你两千零九岁的生辰想怎么过?”轩辕璃魇摸着自家弟弟雪白的头发笑道。
  “唔……哥哥,今天分明也是你两千零九岁的生辰好吗,为什么就比你晚几分钟,你长的就这么快,我就这么慢呢?”鬼阡羽不满的嘟囔着。
  “我也不知道,说吧想怎么过?”轩辕璃魇笑着说。
  “哥哥,我想去见一个人。”鬼阡羽说。
  “谁啊?”轩辕璃魇问道。
  “他叫周泽楷,我答应他今天去找他的,我喜欢他。”鬼阡羽认真的说。
  “嗯……”轩辕璃魇看了一眼自家弟弟紧张的神色,“噗,担心什么啊,我答应了,能被我家小阡羽看中的会是谁呢?说不定,我就可以有一个弟媳了呢。”
  “哥!”鬼阡羽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快去吧,别让他久等了。”轩辕璃魇笑着说。
  “好!”鬼阡羽迅速的收拾好行李,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玉佩,笑了一笑,发了会呆,把自己的两把佩刀,挂在腰间,一想到可以见到自己心仪的人就十分开心。
 

  樱花谷出口。
  “哥哥,再见,我会把他追到的。”鬼阡羽自信的说。
  “加油,小阡羽,我相信你。”轩辕璃魇微笑着说。
  “嗯!”鬼阡羽回应道,转过身离开了樱花谷。
 

  守卫看着面前的鬼阡羽,说:“姑娘,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进的地方。”
  “能不能帮我叫一下你们的家主,我认识他。”鬼阡羽说,他也懒得计较守卫把他当女人了。
  “这……十分抱歉,家主平常事情很多,可能不能……”
  守卫话还没有说完,鬼阡羽就拿出玉佩,说:“他认识这块玉佩的,你带给他,他知道的,办妥了。”
  守卫俩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名守卫拿着玉佩往里走,另一名说:“小姑娘请你等等。”
  另一名守卫果真很快的找到了周泽楷,毕恭毕敬的说:“家主,门外有一名姑娘说认识你,这是她给的玉佩。”
  周泽楷拿过玉佩,看到玉佩独一无二的字与手感,看了看自己腰间那快玉佩,想到了十年前的小鬼阡羽笑着说的那句话,“十年后我会去找你,我的样子可能和现在不一样,以后我们就那这个相认。”
  “阡……!”周泽楷迅速起身,说:“带我去找他。

  “诺。”
  周泽楷快步推开大门,看到门口的鬼阡羽。
  “阡……”周泽楷的声音有些颤抖。
  鬼阡羽微微一笑,说:“小周,我可没有食言,我说过会再今天来找你的。”
  周泽楷记忆中那个好似只有8、9岁的少年褪去了稚嫩,依旧是那独特的雪白长发,那诡异的血红色眼睛,笑容还是记忆中那么美。
  周泽楷快步走到鬼阡羽的面前,说:“跟我来吧。”
  “嗯。”鬼阡羽回应道。
  路过的江波涛和孙翔看到了周泽楷拉着鬼阡羽,还看到了周泽楷嘴边若有若无的笑意,江波涛震惊的说:“你……你你是那个鬼阡羽?!”
  鬼阡羽轻轻的笑了一声,说:“不然呢?我可不会食言。”
  “我去!你是谁啊?!”孙翔一脸懵逼加震惊的说,他可没见过周泽楷这么开心。
  “呵呵,你爷爷。”鬼阡羽冷淡的说,一脸智障的看着孙翔。
  “我操你大爷的!你他妈有病吧?!你一个小姑娘这么嚣张?!”孙翔生气的说。
  “呵呵,真是你爷爷,不信你回家问你爹,我两千零九岁了。”鬼阡羽冷笑道。
  “孙翔他还真是两千零九岁,还有他是男的。”江波涛拍了拍孙翔的肩。
  “握草?!不会吧?!”孙翔震惊道。
  “真的。”周泽楷说。
  “呵呵,所以你可以跪下叫爷爷了吗?”鬼阡羽笑道。
  “你他妈别想!”孙翔起急坏的走开了。
  “不打扰了,先走了。”江波涛说完也走了。
  “阡……”周泽楷无奈的说。
  “小周今晚有空吗?”鬼阡羽问。
  “有。”周泽楷说。
  “今天是我的生辰,我带你出去玩玩好吗?”鬼阡羽笑着说。
  “阡……生辰……?!那十年前……”周泽楷震惊道。
  “嗯,生辰,十年前分开的那一天也就是我的生辰。”鬼阡羽笑眯眯的说。
  “为什么……”周泽楷问。
  “抱歉,当时我忘了嘛。”鬼阡羽说。
  周泽楷注意到鬼阡羽腰间的佩刀,问:“这是……?”
  “我的刀,白色这把叫做弑魂,黑色这把叫做弑血。”鬼阡羽说。
  “杀气……重……”周泽楷说。
  “的确。”鬼阡羽说,“不过我没有杀过人,只是这两把刀的名字血腥了点。”
  “嗯。”周泽楷说。
  晚上。
  “小周,跟我来。”鬼阡羽拉着周泽楷的手,快速的走着。
  今天的大街格外的热闹,各个商店的人都出来,大街上琳琅满目,充满了满满的喜庆,鬼阡羽要了两个冰糖葫芦,递了一个给周泽楷,说:“喏,小周,给你。”
  “谢谢……阡……”周泽楷接过冰糖葫芦。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和哥哥来这里玩的,毕竟这段时间夏日祭,特别热闹,一年几乎就只有在节日里才能出来玩玩。”鬼阡羽咬了一口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
  “是吗……”周泽楷说。
  “是啊,不过每次出来都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我都会买一些,的确挺开心,比我刚出生的那段时间好多了。”鬼阡羽笑着说
  “阡……发生了什么……”周泽楷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被当成怪物,被欺负了一段时间罢了。”鬼阡羽说。
  “……对不起……阡……”周泽楷说。
  “没事,小周。”鬼阡羽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说:“去玩吧,一年可就这么一次生辰。”
  “嗯。”周泽楷点点头,“阡,等等我。”
  “好。”鬼阡羽点点头。
  不一会,周泽楷拿了一个白色的恶鬼面具,看上去很精致,却十分诡异,周泽楷说:“礼物。”
  “谢谢,”鬼阡羽接过面具说,“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把我当女的了。”
  他将面具挂在腰间。
  “嗯。”周泽楷说。
  “好了,带你去个地方。”鬼阡羽神秘兮兮的说。
  “好。”

  一片树林里。
  鬼阡羽把周泽楷拉到了一片静寂的树林,鬼阡羽看了看地下,土地上看着一朵鲜红如血的曼珠沙华,一朵洁白如雪的曼陀罗华,扒开跟鬼阡羽一样高的绿色杂草,说:“到了。”
  杂草后面,是另一番景象,有着一个不到一亩的小池塘里映着天上洁白的月亮,池水好似一大块雪白的碧玉,还隐隐约约的散发着蓝光,萤火虫闪闪发光,在池塘边徘徊,照亮了树丛周围。
  “小周,美吗?”鬼阡羽笑嘻嘻的问。
  “好美……”周泽楷说道。
  “这可是我发现的,这里水质极好,是孕育一种宝玉的好地方,我送给你的玉就是从这里得到的。”鬼阡羽说。
  “嗯。”周泽楷说。
  “小周,你过来一下。”鬼阡羽坐在池塘旁边的一块石头说。
  “好……”周泽楷走过去坐在石头的一边,凑过去。
  鬼阡羽捧着周泽楷的脸,吻上他的唇。
  周泽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呆呆的给鬼阡羽吻着。
  许久,鬼阡羽才放开周泽楷,他深吸一口气,认真看着周泽楷,严肃的说:“小周,我喜欢你,不,我是爱你,从第一次见你的那一次我就喜欢上你了,这十年里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所以,小周,能不能答应我?我想跟你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
  “爱我……”周泽楷说。
  “是。”鬼阡羽说。
  “十年里无时无刻都在想我……”
  “是。”鬼阡羽说。
  “想跟我在一起……”周泽楷说。
  “是。”鬼阡羽说。
  “……阡……我答应你……”周泽楷眼眶有些红。
  “小周,放心,有我在,我做出承诺,你转世我会去找你。”鬼阡羽紧紧的抱住周泽楷说。,
  “阡……”周泽楷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
  “小周……”
 

  梦境在一点点的崩塌,鬼阡羽惊醒,不再是银白的眼眸,而是那诡异的红眸,眼泪抑制不住的一点点的往外流,打湿了被子。
  鬼阡羽无声的哭泣着,他也有过天真任性的时候,但是,那天真任性没有多久就被现实残酷的抹杀掉了,遇到了周泽楷好像花光了他毕生的运气,然而那个承诺始终都没有实现,因为不久后,他就被神封印了,虽然轩辕璃魇来救自己,但是,还是导致灵魂受到了重伤,成睡了一千万年,周泽楷也是每一世都没有娶妻生子,直到最近,他苏醒,当初的天真无邪早已在千年的时光中抹杀掉了,换了的只是冷酷和无情,连周泽楷的面容早已模糊不清了,当再见周泽楷时甚至都没有认出来。
  “小周……对不起……我食言了……对不起……”鬼阡羽呜咽着。
 

评论

热度(3)